首页 中心概况 管理员登陆 中文版 English
中心要闻 领军要论 权威论坛 人才培养 文化与国力 海外窗口
 
  研究论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论文
  研究论文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报 日期:2014-04-17
软实力研究中的若干重大问题

记者:学界普遍认为“软实力”概念是美国著名学者约瑟夫奈提出的;因此有学者担心,如果中国学者借用这个概念,是否会不利于中国掌握国际话语权。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张国祚:不否认软实力这个概念的确是美国著名学者约瑟夫·奈最先提出并阐述的约瑟夫.曾任卡特政府助理国务卿、克林顿政府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和助理国防部长。他在1990年出版的《注定领导世界:美国权力性质的变迁》一书及同年在《对外政策》杂志上发表的题为《软实力》一文中阐述了“软实力”这个概念。后来,软实力这个概念逐渐为各国政界和学界所接受,成为冷战后使用频率比较高的一个专门术语。约瑟夫.奈在2004年出版的新著《软实力:世界政治中的成功之道》一书中,又对软实力概念进行了补充。前不久,他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又进一步阐述了软实力如何同硬实力结合起来发挥作用,认为只有将“软实力”与“硬实力”手段结合起来,才能形成“巧实力”,从而达到自己的外交目标。2010112日,约瑟夫奈在中国社会科学报上发表文章,再次强调“最成功的战略是软硬结合的‘巧实力’战略”。

也不否认,约瑟夫.提出这个概念的初衷是为美国冷战结束后如何“领导世界”献计献策,同样也不否认 他把这个概念发展成“巧实力”也是基于为当前美国外交战略出谋划策。但从本质上看,“软实力”是相对于“硬实力”的一个科学的抽象,是个简洁、生动而准确的概括。以往我们说的理想信念、思想道德、组织纪律、精神文明、战略策略、作风形象、体制制度等,就其功能特点和地位作用而言,都可以纳入软实力范畴并从软实力的角度加以研究。因此,不能不说“软实力”是一个很有创意的概念。我认为,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凡是对我有用的东西,不管谁先提出,都可借鉴、甚至借用,关健是要用得活,用得好。正如原子弹是美国最先发明并首先和唯一用于实战的,其目的是为美国争夺世界霸权服务,被毛泽东比喻为“既是真老虎、铁老虎、能吃人的老虎,也是纸老虎、泥老虎、豆腐虎”;但这并不妨碍中国也使用“原子弹”这个词并研制出自己用于防卫的原子弹。历史早已证明,没有原子弹,中国很难称得上是真正的世界大国。因此,问题不在于是否可以使用“软实力”这个概念,而在于怎样理解和使用这个概念,特别是怎样使这个概念为我所用并用得好。如果对“软实力”这个概念理解偏窄,或教条式地对待,或不会为我所用,或用得很蹩脚、很不好,甚至被别人的“软实力”概念牵着鼻子走,那当然会削弱自己的国际话语权;反之,如果对“软实力”概念的理解全面、深刻,且能紧密联系实际,有所创新、善于活用、用得恰到好处,则必然会提升自己的国际话语权。

记者:约瑟夫.奈认为软实力是一种“拉拢而非强迫他人”、能使别的国家“作出改变”的“诱导和吸引的能力”。我们中国学者是否也这样认为?

张国祚:首先应该清楚,约瑟夫.奈提出“软实力”概念原本是为美国维护世界霸权地位服务的,其出发点就是让别国“作出改变”以服从美国,只是在手段上“不仅仅是通过威胁、使用军事或经济武器来强迫”的硬办法,而是辅之以“拉拢”、“诱导”和“吸引”等软方法。即是说,约瑟夫.奈仅仅把软实力看作是外交斗争和国际战略博弈的一种武器。事实上,美国从杜勒斯开始对社会主义国家推行的“和平演变”战略,以及冷战结束后对华推行的“西化分化”战略,所倚重的都是约瑟夫.奈所说的软实力。我们中国学者则认为软实力的内涵和功能应该有更宽泛的界定。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硬实力,一是软实力。一切可以表现为物质力量的实力都是硬实力,一切可以内化为精神力量的实力都是软实力。硬实力主要体现为经济力量、军事力量和科技力量等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力量。软实力主要体现文化感染、价值认同、民族精神、时代精神、理论思维、舆论引导、战略策略、制度设计、政策法规、国民形象等方面的影响力、吸引力、说服力、感召力。我们中国学者对“软实力”概念的创新在于,一是我们没有把发展软实力仅仅看成是进行国际政治博弈的一种手段,而是看作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文化建设的重要目标,而是着眼于中国综合国力的提高。二是对约瑟夫.奈的“软实力”内涵进行了层次区隔。约瑟夫.奈把软实力平行地解释为文化吸引力、政治价值观吸引力及塑造国际规则和决定政治议题的能力,我们则认为文化软实力是全部软实力的灵魂和经纬,软实力中各种要素的特质无不取决于相应的文化价值观念和智力思维。所以我们应该把研究中国文化软实力作为软实力研究的主要任务。三是丰富、拓展了“软实力”的科学内涵,使软实力研究更加深入、具体而全面。不难看出,中美两国学者对发展软实力的宗旨以及对软实力内涵和功能的界定是存在区别的,因此对软实力问题的讨论难免存在观点差异。

记者:约瑟夫.奈认为“中国的软实力远没有达到美国和欧洲的水平”,中国至少“可以打60分”,而“美国可以打90分”。对此您是怎样看?

张国祚:对国与国之间软实力的比较,恐怕既不能准确打分,也不应简单类比。一是因为各国对提出“软实力”的宗旨、对“软实力”内涵和功能的认定有差异。例如,美欧学者主要把软实力作为外交谋略和国际政治斗争的手段,而我们则认为软实力应当包括创新科学理论、制定正确的政策、建立符合本国国情的制度的能力,包括坚持以人为本、推动经济社会全面发展进步的能力,包括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和提振爱国主义精神的能力,也包括促进世界和平、和谐与合作的能力。二是因为各国对软实力强弱的评价标准有差异。例如,我们强调集体主义和民主集中制在软实力中的地位和作用,西方则强调自由主义和“民主”的“普世性”;而究竟什么是民主,本身就是个备受争议的问题;西方有西方的标准,我们有我们的主张。三是因为国情不同、有许多不可比性。约瑟夫.奈认为“非政府组织大幅提升了美国的软实力水平”,对美国来说也许是这样。世人皆知,当年正是美国支持的非政府组织的“颜色革命”颠覆了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坦的合法政权。从这个意义上说,是美国通过别国的非政府组织“提升了美国的软实力”。我们中国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北京奥运精神和载人航天精神的形成,极大地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形象、极大地增强了中国的软实力,但这与非政府组织毫无关系,而恰恰是完全得益于党和政府的组织力、动员力、凝聚力,得益于社会主义制度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

记者:那么您究竟怎样评价中国软实力的现状呢?

张国祚:这个问题主要应该着眼于我国综合国力的发展,评价软实力强弱,主要看它是否与硬实力相适应。从现实来看,我们国家的硬实力发展很快,国内生产总值(GDP)已经上升到世界第三位了,仅次于美国和日本,而当2010年新年钟声敲响之时,世界在热议中国经济总量即将超过日本;在外贸出口方面,根据总部设在日内瓦的全球贸易信息服务公司整理的海关数据表明,2009年,我国已超过德国而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超过美国而成为国内汽车销量的最大国;我国外汇储备早已无可争议地成为世界第一了;我们的国防力量也是令国际上密切关注的,尽管我们有些武器并不是世界最先进的,但是总体来看,中国军队武器装备的现代化水平和指挥人员、作战人员的素质,使任何对手都毋须怀疑我们捍卫国家安全的信心和能力。总之,我们的硬实力增长是很令人欣慰的。那么,我们的软实力怎么样呢?应当看到,这些年来,我们党的理论创新不断推进,舆论引导不断改进,法制建设不断完善,文学艺术不断繁荣,民族精神不断提振,国际话语权不断增强,中国发展模式为越来越多的国家所看好。但是,还必须看到,我们的文化软实力和我们的经济实力相比,还是有较大落差的。从国内看,思想文化多元、多变,交融、交锋,良莠并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任重道远,理想信念、道德规范、文化认同、干部形象、民族和谐等尚有缺憾,歪曲事实、扰乱思想、涣散人心、毒害心灵、污染社会的文化垃圾时见网络媒体。从国际对比来看,文化产业在国内生产总值所占的比例,西方发达国家已经平均达到百分之十以上。美国达到百分之二十五,美国的文化产业在世界的文化市场当中占百分之四十三,欧盟占了百分之三十四,那么整个亚太地区只有百分之十九。在这百分之十九当中,日本占了百分之十,澳大利亚占了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四才属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亚太国家。中国的音像制品、电影电视节目、图书杂志在世界市场所占的份额,同我们这个经济大国的身分明显不协调。当然,这个数据是较早一点时间的统计。但我想即使是现在统计,我们这个比列也达不到百分之八。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同我国的硬实力相比,我国的文化软实力是个短腿。这种状况如不尽快扭转,对内将不利于统一思想、凝聚人心、弘扬正气、振奋精神、团结和谐、增强合力;对外,则不利于传播中国声音,不利于树立中国形象,不利于中国掌握更多的话语权。特别应该指出的是,由于硬实力是受软实力支配的,所以软实力的短腿最终也必然要制约中国硬实力的发展。但是我们还必须看到,中国上下五千年创造了光辉灿烂、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近代以来在反对列强侵略、追求民族独立、国家解放、社会进步的伟大斗争中,哺育出勇敢无畏、忠诚报国的革命文化;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新长征中,升华出解放思想、锐意进取、开拓创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伴随中国硬实力高速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大放光芒也将指日可待。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把传统与现代、人文与科技高度巧妙地结合起来,近于完美的史诗般的表演使西方为之震撼,让全世界领略了中国文化刚健有为、天人合一、中道和谐的强大的吸引力、感召力、凝聚力。这是中国文化软实力重新崛起的前兆和缩影。只要思路对头,措施得当,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在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的历史进程中,以宽广的视野和博大的胸襟,打造出极富魅力的中国文化软实力新长城,使中国真正成为文化软实力大国和强国。

记者:约瑟夫.认为 “建立孔子学院、增加对外广播和招收更多的海外留学生”、“ 消除外界的焦虑和恐惧” 是当前中国提高软实力的“正确方向”认为“无论中国软实力增长还是美国软实力增长,都有益于两国”。您是怎样看待这些观点?

张国祚:尽管约瑟夫.奈是有官方背景的美国学者,尽管他是美国制定外交政策的一位谋士,尽管他的一些观点我们不能苟同,但他的涉华言论也未必都不可取,正确的态度是作辩证的具体分析。孔子是最著名的世界历史文化名人之一,其对中国和对世界的影响超越时空,同时孔子也是维护中国两千多年封建社会大一统的精神偶像,孔子的学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代表。把海外汉语教学和中国文化传播的教学机构冠以“孔子学院”的名称,应当说是个很好的选择。但是,孔子学院能否有利于提升中国软实力,关键看孔子学院传播什么和怎样传播。只要孔子学院的教学有利于世界各国更好地了解和认同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和当代中国文化的繁荣,更好地了解和认同当代中国经济、社会和政治的进步,更好地了解和认同当代中国对外政策的友善与合理,那就有利于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如果孔子学院仅仅是传播汉语和不加分析地宣传孔孟之道,那它对提升中国软实力的作用就会大打折扣。同理,对外广播和招收海外留学生也是这样,关键看广播和教学的内容及形式。如果内容对我有利、真实可信、针对性强,形式贴近受众、生动活泼、喜闻乐见,那必然有利于树立中国形象、有利于广交世界朋友、有利于提升中国软实力。反之,如果内容对我不利,或虽有利但可信度低、或泛泛而论、或脱离实际、流于假大空,那必然事与愿违、有损中国形象、削弱中国软实力。至于,“中国软实力增长”和“美国软实力增长”是否“都有益于两国”,那也要具体分析。重要的是,必须清楚,软实力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属性,各国政治制度不同、核心利益不同,所发展的软实力难免是相互矛盾、相互掣肘,甚至完全是敌对的。例如,达赖喇嘛,在我们看来,他显然是“藏独“头子、叛国分子,然而美国和西方却给他颁发诺贝尔和平奖、给他提供各种讲台,而且他们的政界要人经常不顾中国人民的感情和政府的抗议多次会见他,为其分裂活动张目造势、提供资金,严重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国家的核心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两国的软实力发展怎可能不发生冲突、怎可能并行不悖呢?

记者: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是目前国内唯一以“文化软实力”研究为主要任务的研究机构。您是这个中心的领军者,请您着重谈谈“文化软实力”在软实力中的地位和作用。

张国祚:任何国家的综合国力都由硬实力和软实力两部分组成在国际上综合国力的较量中,一个国家硬实力不行,可能一打就败;一个国家软实力不行,可能不打自败。当然,一个国家的软实力和硬实力是可以相互借重的,没有足够的硬实力作后盾,软实力必然“软”有余而“力”不足;反之,没有软实力提供理论指导、精神鼓励、智慧支持,硬实力就会失去灵魂、迷失方向,“硬”而无“力”。苏联解体的原因很复杂,其软实力大厦坍塌则是最深层、最直接的原因。当时的苏联,尽管军事实力、科技实力和经济实力都是世界一流的,都是美国敬畏的对手,都是美国和整个西方忧心忡忡防范的主要对象。然而,所有这些硬实力都无法挽救苏联的解体,因为美国长期对苏联推行的“和平演变”战略逐渐腐蚀和瓦解了苏联的意识形态防线,使苏联的政治制度失去吸引力,使苏联共产党失去了民心。可见,苏联解体是因软实力不行而不打自败的最典型的例子。应该强调的是,软实力中的诸要素都与文化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价值认同与文化理性判断和文化教养密切相关,“民族精神”和文化传统直接因袭相承,“时代精神”总是受文化视野和文化进取精神的影响,“理论思维”不可避免要受文化哲理深度的制约,“舆论引导”的正确与否、力度如何都与文化思想含量、表达技巧及对受众文化认知有关,“战略策略”、“制度设计”和“政策法规”都是政治文化、制度文化、谋略文化的具体表现和相对稳定的形态,而“国民形象”则直接反映国民文化教育和修养程度……总之,文化是贯穿软实力的经纬,维系软实力的灵魂。缺少文化高度的软实力是短视的;缺少文化深度的软实力是肤浅的;缺少文化包容的软实力是狭隘的;缺少文化创新的软实力则必然会逐渐僵化和萎缩的。因此,从根本上看,软实力所以关乎民族兴衰、国家强弱、人民贫富,主要是由其中文化软实力因素决定的。

记者:最后想情您谈谈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的基本情况和主要工作

张国祚: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是20097月正式成立的。这个中心的成立,得到中央有关领导、部门的关心和支持,也得到湖南省委宣传部的支持。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成立,旨在凝聚一批有志于文化软实力研究的专家学者,立足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深入研究中国文化软实力现状,升华出规律性的认识,为文化软实力学科建设服务,为党和政府决策服务,为中国文化软实力发展服务,为增强综合国力服务。这个中心依托著名的岳麓书院,整合湖南大学所有文科院系所的相关学术研究资源,引进国内相关知名专家学者,采取专兼结合的方式,组建起科研团队。中心下设基础研究部、对策研究部、外情研究部、综合研究部等。由于准备充分、起点较高,所以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就招标了一批重点研究课题,出版了一部有分量的文集,中心还将创办一种以文化软实力研究为主要内容、面向全国的综合性的核心学术期刊。中心每年还要发表一本关于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的蓝皮书,对该领域上年度总体研究状况进行系统梳理并对下年度进行展望。前不久,该中心在湖南大学成功举办了首届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高层研讨会,对于推动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产生积极而广泛的影响。与会者畅所欲言,本着求真务实的态度进行探讨,并取得很多共识。一是认为文化软实力非常重要,事关党的生死存亡,事关国家兴衰存废,事关人民文明福祉,务必高度重视。二是认为中国文化软实力发展既面临着难得的机遇,也面临严峻的挑战。机遇主要得益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日益深入人心、中国发展模式日益得到广泛认可、维护文明的多样性和反对霸权主义已经渐成世界潮流。挑战主要来自国际敌对势力“西化、分化”的图谋、西方思想文化的渗透、国内市场经济条件下观念多样化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冲击。三是认为马克思主义是最没有阶级偏见和利益偏见的一种学说,代表了人类科学理论前进发展的方向;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完全可以成为中国文化软实力的核心力。四是认为增强新闻媒体的有效传播能力是提高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环节。认为新闻媒体是信息传播、舆论引导、文化扩散的重要载体和渠道。它可以通过报道和新闻评述,对受众的思想施加影响、对社会舆论进行引导、对正确的价值理念和优秀的文化成果进行传播。五是认为掌握话语权是提升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指标,因为拥有话语权,就能通过议题设置,占据舆论制高点,引导舆论,使之导向有利于己的方向,从而达到宣传塑造自己良好形象的目的。六是认为思想道德建设在文化软实力建设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必须高度重视道德建设及个人道德修养,努力把《公民道德建设纲要》的要求落到实处,树立以“八荣八耻”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道德荣辱观。七是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中蕴含着丰富的文化软实力资源,应该认真挖掘、梳理、辨析、提炼、升华、古为今用。八是围绕如何加强中国文化软实力的研究,提出一系列颇有参考价值的对策建议。这些对策建议可以概括为:把握正确导向,增强问题意识,推动理论创新,鼓励学术对话,着眼国家利益,突出本土特色,引领话语定义,打造强势媒体,做大文化产业,注意软硬互动,联系国际国内大局,注重应用对策研究。

(该文原载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39,是作者回答记者的一篇访谈。记者:郑飞。)

 
版权所有: 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
邮编:410082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麓山南路2号湖南大学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
电话:++86 0731 88823372传真++86 0731 88823372邮箱:zgwhrs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