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心概况 管理员登陆 中文版 English
中心要闻 领军要论 权威论坛 人才培养 文化与国力 海外窗口
 
  研究论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论文
  研究论文 作者:盛娟、莫蕾钰、王昊 日期:2014-04-17
如何做大做强中国文化软实力

20101229日,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兼职教授张国祚接受了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的采访。张国祚围绕软实力概念的由来、中美两国软实力的比较、文化软实力的战略地位、如何做大做强中国文化软实力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问题。以下是张国祚的谈话要点。

一、“软实力”概念的由来与中国的诠释

“软实力这一概念最早是由美国学者约瑟夫·奈提出来的。上世纪90年代初约瑟夫·奈发表了一部著作《注定领导世界:美国权力性质的变迁》,就是在这部著作中他第一次提出软实力这个概念。约瑟夫·奈把软实力主要分成三个方面:一是文化的吸引力;二是国家制度的吸引力;三是掌握国际话语权的能力。由于约瑟夫·奈曾任卡特政府的助理国务卿、克林顿政府的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和助理国防部长,有着深厚的美国官方政治背景,而美国又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国家,所以“软实力”这个概念很快就传播到世界各国。这个概念传到中国以后,中国学界主要有两种态度。一种持否定态度,认为约瑟夫·奈是一个有美国官方政治背景的学者,如果我们跟着用“软实力”概念,担心我们会丧失我们的国际话语权,而使我们处于被动。另一种态度持肯定态度,认为“软实力”只是个学术概念,用用无妨。我们则认为,任何一种理论的产生,都有其相对合理性;但“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我们对西方的理论,既不应不加分析地笼统否定,更不应不加分析的笼统肯定,而要持分析、批判、借鉴的态度。首先必须清楚,约瑟夫·奈提出这个概念的目的是为美国维护世界霸权服务的,意在通过“拉拢”、“诱导”等办法使别的国家听美国话,跟美国走。其次也应该看到,“软实力”概念是对所有非物质实力的一个很好的概括;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尽管这个概念是一个有美国官方政治背景的学者提出的,但是只要我们能赋予其中国的特色,给出中国内涵的界定,以我为主,“软实力”概念完全可以为中国所用。以往我们所说的精神文明建设、文化文明建设、理论武装、舆论引导、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等等都,都可以纳入提升国家软实力的范畴。所以,引进“软实力”概念,关键要赋予中国的诠释。

二、中国如何诠释“软实力”概念?

约瑟夫·奈把软实力这三个方面平行并列摆开了,我们认为不应当平行并列,因为文化在软实力中居于核心的地位,无论是制度也好,无论是掌握国际话语权也好,还是外交、谋略等等也好,都与文化密切相关。缺少文化高度的软实力是短视的,缺少文化深度的软实力是肤浅的,缺少文化广度的软实力是狭隘的,缺少文化包容性的软实力是僵化的。所以文化在软实力中具有核心灵魂的作用,同时文化还渗透到软实力的各个环节,构成整个软实力的经纬。因此,我们不一般地提软实力,而是突出强调文化软实力。

另一方面,我们并不像约瑟夫·奈那样,把软实力仅仅看成是外交策略和国际战略的手段,而是把文化软实力作为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认为,综合国力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硬实力,一部分是软实力。所谓硬实力,就是一切可以量化的且表现为物质力量的实力,包括经济实力、科技实力、运输能力、制造能力、打击能力等等。所谓文化软实力,就是一切难以量化的且表现为思想、精神、情感等影响力的实力,包括理论指导力、舆论引导力、文艺作品感染力、民族精神的鼓舞力、道德教育的吸引力、国家认同的凝聚力等等。一个国家如果硬实力不行,这个国家可能一打就败;而如果软实力不行,则可能不打自败。

三、如何评价中、美两国软实力?

约瑟夫·奈曾经来过中国,有的媒体曾经问他如何评价和比较中国的软实力和美国的软实力。约瑟夫·奈说如果中国的软实力能打60分,那么美国的软实力可以打90分。我们感到他这样评价是不够科学、不够合理的。首先,软实力是难以量化的,不能够简单的利用数字的对比来说明软实力的强和弱。其次,中国和美国的国情不一样。约瑟夫·奈讲美国软实力之所以强大那是因为美国有众多的非政府组织。但是,我们想想,中国的软实力恐怕主要不是靠非政府组织,像5·12汶川大地震形成了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靠的不是非政府组织,靠的恰恰是我们的党和政府的组织力、号召力、动员力、凝聚力,正是发挥了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才推动了伟大抗震救灾精神的形成。再例如,,在北京奥运举办之前西方媒体和一些敌对势力不断制造障碍,鼓噪要抵制北京奥运会,但是,当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之后,那种抵制的声浪迅速平息下来了。为什么?这不仅因为中国赢得了金牌总数第一,更主要是因为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恢宏壮观,大气磅礴,把传统与现代、人文与科技高度巧妙的融合起来,既体现了中华民族伟大的组织力、凝聚力,也体现了中华民族博大精深传统文化的创造力、吸引力,还体现了中华民族追求和平、和谐、合作的意志力,这些力就是北京奥运精神的精髓,这种精神的魅力征服了西方。而北京奥运精神的形成,也不是靠非政府组织,还是归功于我们党和政府的组织力、凝聚力、号召力、动员力。还有我们的载人航天技术也是靠的政府的力量而不是非政府组织的力量。第三,中国和美国的价值观存在很大美国以所谓“自由、民主、人权”为核心价值观,中国有自己的社会主义价值核心体系。我们的社会主义价值核心体系是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想信念,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树立以“八荣八耻”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荣辱观。这个显然和美国有很大区别。特别是,美国所讲的“自由、民主、人权”,往往也有双重标准。一些人把美国的价值观吹捧为“普世价值”,那就更是备受争议。究竟有没有“普世价值”?这要看我们怎么来界定“普世价值”。如果说我们把“普世价值”界定为所有人毫无例外的都认同的价值观,我们认为这样的价值观是不存在的。比方说美国攻打伊拉克,美国认为这是有道理的,伊拉克则认为是侵略,就要奋起反抗。显然他们之间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再比方说,举个更浅显的例子,母亲爱孩子这是绝大多数母亲的爱,但是也有一些伤害孩子的、虐待孩子的母亲,于是像“母亲爱孩子”这样看似公认的命题都不是普世价值观了。而如果我们把“普世价值观”界定为绝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价值观,那么这样的价值观就存在。例如,绝大多数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聪明、勇敢、爱学习、健康、活泼,于是,“母亲爱孩子”就是一个“普世价值观”的命题。因此,对“普世价值观”也要分析。我们所批评的“普世价值观”,主要是有的人把西方价值观、美国价值观当做“普世价值观”来宣扬。中美两国以上个方面的区别,就决定了不能简单的用数字来评价两国的软实力谁强、谁弱。

四、究竟应该如何评价中国软实力的发展状况

衡量我们的软实力是强还是弱,首先不是跟外人比,而是自己跟自己比。既然看国家的综合国力由硬实力和软实力两种实力构成,那就要从两者的关系出发去思考问题。如果硬实力和软实力比配得当,相辅相成,相映成辉,这种情况下可以说软实力发展状况良好。如果说硬实力腿长、软实力腿短,这种情况下可以说软实力落后,必须加快发展。我们国家的硬实力在改革开放这些年以来发展的非常快、非常好,可以说是举世公认的,长期GDP的增长量在接近两位数百分点,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即使在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之后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比率在2009年也达到了接近8.9%,这是非常了不得的。我们的外汇储备量已经长期稳坐世界第一把交椅。过去我们有些经济学家预言说中国GDP2030年才能赶上日本。但是我们现在GDP就已经超过日本了。另外我们在科学技术方面,比方说珠海航展让西方对我们的飞机制造业感到很震惊,没有想到我们发展的这么快。我们的银河计算机超过美国得计算机,目前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计算机。我们的国庆大阅兵所展示邓伟武器装备,应当说并不都是世界最先进的,但是总体来看我们的军事武器、武装力量、战斗力和我们捍卫祖国安全的决心是任何敌人都不敢小视的,所有这些事例都说明我们在硬实力方面发展得非常快,非常好。但是,相比硬实力来看我们的文化软实力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比方说,国外许多大学的图书馆,英文、德文、法文、日文资料非常多,但是你要是想查到中文的资料,则是很有限的。当然,,包括哈佛大学、剑桥大学、巴黎大学、斯坦福大学、莫斯科大学等少数著名大学例外。一般的大学里面中文的资料都是很有局限的。再一个大家很容易看到的例子,比如说中国现在发展好了,人们兜里钱多了,生活好了,日子好过了,要提高生活质量,都希望到国外旅游。但迄今为止,一些国外旅游景点的导游说明书有英文、法文、德文、日文,有的还有韩文,但却没有中文。这说明中国的文化影响在那里还很弱。再例如,我国的电视频道,只为数很少的国家落了地。还有,你到一些外国机场,英文报纸到处都有,日文报纸也能找到,但很难找到中文报纸,偶尔找到一看是新加坡的、台湾的,却没有中国大陆的。所以这些都是表明我们的文化软实力相对我们的硬实力来说还是不够匹配。当然,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特别是我们经济的迅猛发展,世界各国对中国文化越来越感兴趣。比方说我们在很多国家办了“孔子学院”,对于扩大我们中国的文化影响是很有意义的。但是真正能把我们中国优秀传统的古代文化还有当前这些优秀的文化包括今日中国方方面面的文化能够传播到世界去,让世界各国人民欢迎中国文化,那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所以说,尽管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文化发展取得了很多成就,但是,相对我国硬实力的发展,相对于我国综合国力提高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

五、如何做大做强中国文化软实力?

如何做大做强中国文化软实力,应当说我们党和政府不仅高度重视,而且也有很多好的战略规划,关键是要落实好。我认为,应着力做好以下几个方面工作。

1、要坚定不移推进理论武装,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深入人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第一条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实际上是强调我们的文化软实力建设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不是哪一个中国人的个人偏好,而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选择。中国古代的科学文化水平长期领先于世界其他各国。英国剑桥大学有个著名的科学史学家李约瑟博士,在他的鸿篇巨制《中国古代科技发展史》中讲的非常明确:13世纪以前中国的科学技术发展水平令西方望尘莫及,那就不是一星半点的领先,而是遥遥领先。比方说我们数学中讲的勾股定理,我们老祖宗称之为“商高定理”,西方则称之为“毕达哥拉斯定理”。我们的“商高定理”要比“毕达哥拉斯定理” 早发现600年。还有郭守敬的天文《授时历》比西方早800年。唐代关于子午线的测度比西方早1000年。西方近代著名的生物学家达尔文关于生物进化论的《物种起源》为近现代生物学的发展奠基,是非常非常伟大的贡献。但是达尔文在自己的著作中也多次引用了明朝科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的一些素材和观点。更不说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指南针、造纸、印刷术、火药)了,没有这四大发明,就没有西方近代科学的迅速发展。科学文化的先进使古代中国长期领先于世界。所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为中国古代科学文化的发展感到自豪和骄傲。但是近代以来我们为什么落伍了?为什么十九世纪中叶以来急剧衰败了?也恰恰是因为我们在科学文化落后了。西方经过文艺复兴以后,眼界大开、心胸大开、思路大开所以才有了地理的大发现,才有了资产阶级革命,才有了工业革命,所以才能迅速赶上和超过中国。而中国近代以来,以儒家文化为核心这种传统文化变得越来越封闭、保守、僵化。所以到了19世纪中叶,英国几条漂洋过海的战舰就把我们偌大的中国打得一败涂地。有人认为是不是我们那个时候经济太落后了实际上,直到19世纪初,我们的经济总产值还占了世界的四分之一,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但是我们的文化却变得僵化保守,导致整个社会非常沉闷。清朝有个非常著名的思想家龚自珍有一首诗“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意思是说,老天爷呀,你重新抖擞精神吧,多降生些敢想、敢说、敢做、敢为的新人来拯救这个沉闷僵死的社会。据说当时中国连江洋大盗都产生不了,只能产生小偷小摸。这样一个国家怎能够经得起外力的打击呢?所以鸦片战争英国人把我们打败了。后来又有英法联军、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日本人在中日甲午战争中也把我们打败了。从1842年到1912这段期间我们和西方签订不平等条约有700多项,其中属于明显丧权辱国、割地赔款的条约就有四十多项。所以在19世纪末的时候一些忧国忧民之士都在思考“20世纪中国会不会亡国灭族”。法国有个伟大的文学家维克多·雨果,在给英法联军中法军一个上尉的信中都在控诉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这件事情。他先是赞美我们的圆明园是人类历史上不可再造的文化艺术瑰宝,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艺术瑰宝被两个强盗给糟蹋了,一个把它抢光,一个把它烧光;一个叫法兰西,一个叫英吉利。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时候有个德国军官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做19世纪的中国人太悲惨了。”我们的敌人都认为我们悲惨,那我们自己作为中国人当情何以堪。可见当时中国是何等落后衰败、灾难深重。前年我到北欧去,在比利时参观一个博物馆,墙上有一幅油画,画的是比利时国王接待各国来使,各国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的使臣都站在那里,排在最后面的一个又瘦、又小、又矮的是个穿着我国清朝服装的使臣。解说员特意指着这个使臣说:“这个是中国人。”当时在场的中国游客无不感到民族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然而,有什么办法?那就是当时中国国际地位的一个写照。20世纪过去了,我们不但没有亡国灭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曙光已经高高升起在地平线上。我们靠什么?应当说这个原因很多也很复杂,但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共产党找到了一个真理,这个真理就是马克思主义。正是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不断和中国实际相结合,先后产生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正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引下,我们中华民族披荆斩棘、一路走来,先后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又实行了改革开放,才使我们国家各个方面蓬勃发展起来。所以说,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不是哪个人的偏好,而是中国人总结一百多年的历史经验,所必然得出的一个结论。我们坚持什么样的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呢?我们就要坚持发展着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只有这样的马克思主义才能符合我们中国的国情,才能够使我们的文化软实力发展的更快更好。

2、要坚定不移地把握舆论引导权,维护社会稳定。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非常重要。舆论导向正确是党和人民政府之福,舆论导向错误是党和人民政府之祸。舆论导向正确,利党、利国、利民,舆论导向错误,误党、误国、误民。前面是江泽民同志讲的,后面是锦涛同志讲的。这些论断都非常精辟。我们想一下,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联本来是和美国并驾齐驱的超级大国,这样一个超级大国为什么一下会分崩瓦解?有人说是因为苏联发展经济布局不合理,重工业太重,轻工业太轻;有人说那是苏联给美国搞军备竞赛被美国拖垮了;有人说那是因为苏联的制度太僵化等等。这些说法不能说不是原因,但有一个更深层更直接更主要的原因是苏联文化软实力大厦坍塌,意识形态防线彻底崩溃了。造成这种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舆论引导失控。赫鲁晓夫的外孙女赫鲁晓娃在接受媒体访谈的时候,别人问她苏联从什么时候开始解体的?她说那是从我外祖父赫鲁晓夫时开始的,指就是1956年赫鲁晓夫苏共20大上做了反对斯大林的秘密报告。本来斯大林在世的时候全世界进步人类都在歌颂斯大林,是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世界反法西斯英明的统帅。斯大林在世时,赫鲁晓夫也是歌颂斯大林,甚至说斯大林“犹如自己的生身父亲”。但是斯大林逝世之后,赫鲁晓夫开始大骂斯大林,说他是“混蛋”、“白痴”,是“伊凡雷帝式的暴君”,“俄国历史上最大的独裁者”,说斯大林只会按照地球仪来设计战略,甚至讲当斯大林得知德国军队已经攻进俄国境内的时候吓得面如土色口中喃喃有词地说:“完了,列宁留给我们东西全完了。”然后就拂袖而去,躲在家里7天不见人。后来贝利亚一看不行,就领着全体政治委员到斯大林家里,好说歹说把他哄回来了。说斯大林虽然回来了,但仍然不敢以自己的名义签署战争命令,直到斯大林听说苏联红军已经反攻打到德国柏林了,这才敢以自己的名义来签署战争命令。显然后来解密的苏联档案和当时的一些历史亲历者都证明这些是没有根据的,但当时他是苏共中央总书记,他的话谁敢不听,有几个人不听。这样一讲整个苏联的舆论导向就变了,人们开始怀疑苏联共产党,怀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怀疑苏联共产党的历史,渐渐地整个社会舆论就变了。而美国人却很聪明,这个期间在苏联周围建了60多个电台,每天全天候以苏联各民族的语言对苏联进行广播,宣传美国的自由民主价值观、西方的价值观。美国人不喊空洞的口号,而是通过广播“纪实”,“亲历记”、“实录”、“回忆录”等节目,讲得有鼻子有眼睛,象真事一样,很具有迷惑力。苏联老百姓听来听去,越来越感到苏联自己的宣传有些假、大、空,美国的宣传似乎可信。于是整个苏联的舆论潜移默化地发生了变化。所以后来戈尔巴乔夫在散布他的新思维的时候就很有市场,等到后来叶利钦上台时,整个舆论导向彻底变了。舆论导向一变,那就意味着人心向背大逆转。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必失天下。整个舆论都不替你说话了,谁还来维护苏联。所以苏联的解体就成了一种历史的必然。以史为鉴,方知兴替。可见,加强文化软实力建设必须要高度的重视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

3、要坚持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高尚的精神实际上和优秀的作品是相辅相成的。高尚的精神正是通过这些优秀的作品,影视作品、书报作品渗透进去、升华出来,去影响人们的精神世界。文学作品、戏剧作品、影视作品对人具有陶冶情操、树立理想、历练品格、修养道德、激励精神,具有潜移默化的影响,比一些空洞的、教条式的政治说教要强大得多。人们以“八荣八耻”为主要内容的荣辱观的形成,和优秀作品的熏陶密不可分。人民爱国主义精神的弘扬,正直、善良品格的形成,勇敢、坚毅精神的培养、友善、仁爱心胸的养成,以和为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德约束,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胸襟的修养等都与世代相传的优秀文学艺术作品影响密切相关。用这样一些思想文化的作品来熏陶人、教育人、影响人。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家就会变成越来越有境界、有气质、有风骨、有爱心、有责任感的国家,成为越来越受世界各国尊重和欢迎的国家。这样的国家不管你怎么强大别人不会觉得危险。所以说,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对于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意义非常重大。

4、要高度重视并抓好学校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非智力因素的培养。高校教育培养得是天之骄子、祖国的未来,未来我们国家方方面面的骨干、佼佼者、领军人物、领袖人物都是现在的大学生。这些大学生具有什么样的文化修养,具有什么样的思想情操,具有什么样的品格精神,对于我们国家的未来发展极端重要。而且他们本身受什么样的理论熏陶,受什么样的舆论引导,受什么样的作品影响,受什么样的精神鼓舞直接影响整个国家的精神状态和社会心理。所以党和国家把科教兴国作为我国的基本国策,科教兴国的“教”不仅要培养科学技术人才,更要培养人文哲学社会科学人才;不仅要培养学生的智力因素,更要培养学生的非智力因素。另一方面,一所大学如果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这所大学永远成不了真正的名校,而且也培养不出大师级人物。我们知道杨振宁、李政道、李远哲等华人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都是自然科学家,但是这些人国学功底都是很深厚的,在哲学上都是很有素养的。他们都有很深厚的文化修养、文化底蕴所以才能使他们在自然科学方面思考更深、走得更远、靠得更前包括为国家做出卓越贡献的科学家钱学森,其文化底蕴也很深厚,不但精通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且还有自己的独特思考和见地。所以做大做强我国文化软实力,决不能忽视教育,这是非常重要的文化软实力建设的领域。现在高等教育中容易被忽视的,不是科学技术,恰恰是思想政治品德教育课。在这里,我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些高校的想政治课学生不愿意上,很被动?我认为有这几个方面原因:第一个方面的原因是理论与现实的反差。在社会现实当中,看到我国正面发展当中辉煌成就的同时也必须看到我国在发展当中还积累了一些矛盾,存在一些问题,演变成一些负面的东西,有的甚至丑陋、阴暗的东西。当学生们感到理论上所讲的和现实存在一个反差的时候,对这个理论就会产生一种抵触的情绪。但是事实上现实当中的问题并非都是这个理论而造成的,大多数情况是因为现实没有很好贯彻落实这个理论。第二个方面原因是我们的教材有问题。如果我们的教材还用一些僵化、呆板的东西去向学生灌输,让学生感到空洞、教条,如同嚼蜡,自然就不愿意听。第三个方面原因可能是教师学风、教风的问题。如果老师不能生动活泼、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简洁明快讲授课程,不能让学生喜闻乐见,教学效果也必然会大打折扣。如果能够解决好上述三个方面问题,我相信绝大多数青年学生都是爱国的,关键是我们怎样以更好的内容更好的方式来向他们传播这些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精神食粮。因此,加强高校教育非智力因素的培养,实在是文化软实力建设的治本之策。另外,高校的礼仪教育也是不可忽略的。不仅在外交场合、国际场合我们的官员要注重自己的礼仪,普通老百姓也要注意礼仪,因为中国越来越开放,外国人到中国来,中国人到外国去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在外国人面前每个中国人其实都有代表中国的意义,可能因为一个人的礼仪不当就被外国人以偏概全,认为中国人都这样。外国人经常对中国产生一些误解,产生一些错误的评价。不是因为他们了解整个中国,而是从他们把所见到的、接触到的个别中国人身上的毛病,误以为就是整个中国人的毛病。所以加强文明礼仪教育也是增强我国文化软实力的一个重要方面。

5、要大力发展我们的文化产业,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我们的文化产业现在来看与我们整个综合国力来比较也是不匹配、不协调的。西方发达国家的文化产业在国内生产总值所占的比率都在10%以上,美国达到25%,美国文化产业在世界文化产业市场中占的份额达到43%,欧盟达到了34%。剩下的23%是其他洲的,亚太地区一共才19%,而这19%去掉日本、澳大利亚、韩国还能剩下多少?所以我们文化产业确实有必要做大做强。我们认为要做大做强文化产业必须同时抓好两个着力点,一是必须重视文化产业的意识形态属性,必须重视文化产业的社会效益。二是必须考虑到文化产业的商品属性。要像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要求的那样,把文化产业做成我们国家的支柱产业。像美国的文化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这个比例比美国其他任何产业所占的比例都大。只有文化产业的经济效益大提高,才能为文化产业社会效益的大提高增强自我造血功能,使文化产品的意识形态价值观的传播得到更多的载体。通过创造出更大的文化产业的经济利润,可以扶持生产更多的积极健康向上的能够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文化产品。如果文化产业总赔钱,那就必然会使产品减少、市场萎缩,无论多么优秀的文化产品,也都会因为数量受限,而使其影响大打折扣。所以要真正把文化产业做大做强必须同时抓好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两个方面,使两个效益相辅相成、齐头并进。当然,要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否则,文化产业对于增强文化软实力会产生负面作用。

(该文原载于《中国社会科学网》,是作者回答记者的一篇访谈。时间:20101229日,记者:盛娟、莫蕾钰、王昊。)

 
版权所有: 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
邮编:410082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麓山南路2号湖南大学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
电话:++86 0731 88823372传真++86 0731 88823372邮箱:zgwhrs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