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心概况 管理员登陆 中文版 English
中心要闻 领军要论 权威论坛 人才培养 文化与国力 海外窗口
 
  学术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视点
  学术视点 作者:李希光 日期:2017-08-07
李希光:从瓜达尔看21世纪新秩序

落日时分,深入海中的狭长的瓜达尔岬角娇美地屹立在阿拉伯海中,夕阳下,岬角和港湾泛着温柔的红光。我站在停泊在码头旁的一条巡逻艇上,看到岸上一个士兵躲在一个掩体里架着机枪瞭望阿拉伯大海。此时,我的脑海里闪现的更多的是历史上多个文明曾在这里交汇。

一 “一带一路”的文明枢纽

瓜达尔岬角沿阿拉伯海岸到波斯湾是一个狭长的半沙漠沿海地带——马克兰海岸线。马克兰海岸线延续到巴基斯坦的俾路支省、伊朗的希斯坦—俾路支省和瓜达尔角。“马克兰”一词最早指位于俾路支沿海地区的古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国的行省,这个古波斯行省包括今天的巴林、卡塔尔、阿联酋、俾路支和巴基斯坦的信德省。巴比伦人曾航行到马克兰去印度。根据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记载,波斯帝国缔造者居鲁士死后,大流士一世继任王位,沿着印度河,征服了信德,变信德为波斯帝国的第20个行省。波斯帝国灭亡后,亚历山大大帝在东征亚洲的途中,途径马克兰沙漠,无数的士兵死在酷热的沙漠里。另有一说认为马克兰源自一种名叫“马克尔”的海龙,这种海龙专门追杀在北阿拉伯海出没的座头鲸和大白鲨。人们后来通用马克兰代替马克尔,这是因为古伊朗语的拜火教诵文里常用“ran”作为复数的结尾。阿契美尼德时代最重要的石刻“戴瓦碑文”记载过“来自马克兰的人”。人们相信马克兰人最早发明了坎儿井。坎儿井普遍用于伊朗、中亚和新疆的地下水渠,仅新疆就有5000公里长,用于截取地下潜水来灌溉花园、农田和棕榈林。

玄奘曾从印度河下游的阿点婆翅罗国西行二千里,至俾路支东南部(狼揭罗国)。狼揭罗国气序风俗同阿点婆翅罗国。居人殷盛,多诸珍宝。临大海滨,入西女国之路也。据季羡林考证,狼揭罗国为马克兰的东部。公元7—8世纪波斯语史记《查赤征服信德史》中明确指出,马克兰的许多地方居住着大量的佛教徒。当信德国王查赤远征到阿点婆翅罗国,当地的佛教领袖表示效忠查赤国王。阿点婆翅罗国位于卡拉奇去马克兰的路上,那里至少有80座尼姑庵,5000名沙门尼。再往西走,玄奘看到了100座寺院和6000名僧人。玄奘在马克兰还看到了几百座湿婆神庙。《大唐西域记》记载,当年唐僧在酷热的俾路支马克兰东部北行七百余里,至萨珊帝国,那是伊斯兰征服波斯及伊斯兰教流行之前最后一个伊朗帝国。萨珊帝国东境是霍尔姆斯城(鹤秣城),西北接东罗马帝国(拂懔国)。萨珊帝国周数万里,多信拜火教。今天在伊朗的俾路支省还有2万多拜火教徒,2015年我曾在伊斯法罕买了一块伊朗俾路支省拜火教徒编织的有黑白条相间-显示圣火的拜火教的地毯。玄奘在波斯国看到二三处佛教寺庙,僧徒数百,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法。释伽佛祖的食钵收藏在波斯王宫里。东罗马国西南有海岛,上有西女国,皆是女人,略无男子。关于女儿国的故事,不仅《西游记》中有读者难忘的章回,摩洛哥的旅行家伊本·巴图太也曾经去寻访过。唐僧再向东北行至兴都库什雪山和阿姆河流域翻山渡河,步行2000多里,来到了讲普什图语的波斯的最东端(今阿富汗东部),那里也多信奉拜火教。唐僧继续往东,来到两山之间东西长千余里、南北宽四五里的瓦罕走廊。出瓦罕走廊,唐僧翻越寒风凄厉的帕米尔高原,来到羯盘陀国(今中国最西端的县城塔什库尔干)。2015年夏天,我在这个中国唯一讲东伊朗语的塔吉克人居住的县城的郊区,看到了中国考古学家新近发现的世界上现存最古老和规模最大的拜火教祭坛遗址。

站在瓜达尔港看古老的丝绸之路,从瓜达尔港到白沙瓦、喀布尔,然后东去铁尔梅兹、布哈拉、撒马尔罕、喀什、敦煌、西安,或者西去赫拉特、阿什哈巴德、伊斯法罕、德黑兰、大马士革、伊斯坦布尔,可以看到公元前300年古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率大军从这里经过;公元7世纪,乌玛尔哈里发最早从这里传播伊斯兰教。

中巴两国正在勘探和规划瓜达尔到红其拉甫的中巴铁路。中巴从瓜达尔港到雅各布阿巴德(Jacobabad)新建铁路1048公里,贾考巴巴德到赫韦利杨(Havalian)959公里的旧有铁路改造升级,赫韦利杨到红其拉甫新建铁路682公里,总共2689公里。瓜达尔的铁路通过奎达、查曼,连接阿富汗公路网,通过阿富汗的马扎里沙里夫和乌兹别克斯坦的铁尔梅兹之间的阿姆河大桥,加入中亚铁路网。瓜达尔的铁路要加入伊朗的铁路网,只有通过伊朗的铁路网,才能打通与伊拉克、叙利亚和土耳其的道路。

瓜达尔港还将成为连通俄罗斯、中亚、西亚、南亚、东非和欧洲的战略交通枢纽。

俄罗斯和中亚五国不需要通过中巴经济走廊与中国开展经贸往来,俄罗斯梦寐以求的是一个通向中东、南亚、中东和非洲的不冻港。而中亚内陆五国更需要通过瓜达尔港以进入南亚、东南亚和非洲的市场。在苏联解体之前,苏联跟中国新疆直接接壤,跟巴基斯坦之间隔着20公里宽的瓦罕走廊。今天,俄罗斯可以通过其阿尔泰省与新疆阿勒泰州之间的狭窄边境走廊从西伯利亚进入新疆,从而直接通过中巴经济走廊与南亚国家和东南亚国家发生贸易往来。俄罗斯还计划建立一条经过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通向印度的石油管道。上海合作组织更是把俄罗斯和巴基斯坦拉到一块了。俄罗斯公司将建设卡拉奇到拉合尔的天然气管道,把巴基斯坦、印度与里海的能源管道连接起来。

位于亚丁湾咽喉要道的吉布提扼守中国通往欧洲的海上通道。波斯湾或亚丁湾的任何战乱都可能让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透不过气来。由中国出资70%建设、中国运营的亚的斯亚贝巴—吉布提铁路已经通车。吉布提位于非洲东北部亚丁湾西岸的国家,东南同索马里接壤,东北隔着红海的曼德海峡和也门相望。其东临红海进入印度洋的要冲曼德海峡。这条铁路是中国规划中的从埃塞俄比亚到肯尼亚、苏丹、南苏丹长达5000公里的铁路网的一部分。这个铁路网最终将把东非与瓜达尔港连接起来。

中国购买希腊的比雷艾夫斯港以及修建连接中东欧到地中海的巴尔干丝绸之路高速铁路,表明中国虽然在积极开通建设或规划多条连接欧洲、西亚的铁路,但是中国并不认为欧亚路桥可以取代海上丝绸之路。未来,中国仍然期望通过瓜达尔港与欧洲进行贸易往来。

自古以来,克什米尔都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它是连接中亚、喀什、拉达克、拉合尔和德里的外交通道和香客走廊。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和伊朗应通过中巴经济走廊和瓜达尔港成为一个新的区域合作体。在中巴经济走廊的基础上,从西藏阿里修建一条通过喀喇昆仑山口,经斯利那加并入中巴经济走廊的大道。中印和印巴那些有争议的边界都是与东方国家在文化上和历史上没有任何共通之处的英国帝国主义者野蛮划分的,应该恢复法显和唐僧取经时的国与国之间的柔性边界,变天堑为通途,复兴古代这个地区的亚洲文明高地和亚洲文明圈。如果在克什米尔划有一个柔性边界,那么,中巴经济走廊就可以打开克什米尔的大门,以斯里那加作为重要节点之一,使克什米尔成为一个以瓜达尔港为中心的更大的区域交通网络的一部分。

瓜达尔港往西是伊朗正在建设的恰巴哈尔港。如果这两个港口建成合作伙伴关系,将把中巴经济走廊延伸到从俄罗斯、中亚到高加索整个地区。中国和印度是伊朗原油和化工产品的前两大买家,但是伊朗的能源和石化工业几乎全部位于波斯湾内,伊朗从2009年开始对恰巴哈尔开展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投入。恰巴哈尔港将允许印度绕过由巴基斯坦主导的陆上路线,直接从海上与伊朗建立商业联系,在方便获取来自伊朗的石油供应的同时,印度出口的商品还能够以伊朗为中转站,通过陆路销往阿富汗、中亚甚至俄罗斯等地区。恰巴哈尔和坎德拉(印度西部港口)之间的距离,比德里和孟买之间的距离还要近。印度智库认为,恰巴哈尔港有利于印度把货物快捷地运送到伊朗,然后再通过新的铁路和公路网络运送到阿富汗和俄罗斯,还将挑战中国通过投资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而获得的地区贸易方面的“控制地位”。

由于恰巴哈尔直面印度洋,向西可以绕过霍尔木兹海峡出口,伊朗希望在阿拉伯海边建一个中亚的能源和进出口通道。目前,德国和奥地利的企业也有意在恰巴哈尔扩大投资,建立合资企业,作为进军中亚市场的基地。事实上,恰巴哈尔港自由区内已经建立了多个中国投资的商品批发和仓储设施,从自由区向北20公里,是正在建设中的由中国博思石油公司投资的大型炼油厂。中国政府正在考虑伊朗关于投资伊朗—巴基斯坦输气管线的建议,如果实现将彻底解决巴基斯坦能源供给严重不足的局面,同时,有可能为中国提供新的天然气进口通道。

从瓜达尔港到阿富汗有666公里,到土库曼斯坦1800公里。霍尔木兹海峡承载了全球30%的石油运输,不堪重负。中国从1993年的石油净出口国,到2014年的石油净进口国。中国每天从波斯湾进口560万桶,美国进口500万桶。海上运输,波斯湾到上海14000公里,海上航行时间16天。过去美国在乎中东的和平,今天是中国在乎中东的和平。中巴经济走廊更大的意义在于有瓜达尔港。没有瓜达尔港,中巴经济走廊仅仅是喀喇昆仑公路的延伸,没有国际意义。今天跟瓜达尔港利益相关的国家和地区就有伊朗、海湾国家、中亚、俄罗斯、欧洲、东非和印度。瓜达尔港改变的不仅是北阿拉伯海的地缘政治,还有望成为未来全球的政治中心和文明中心。历史上,阿拉伯海、喀喇昆仑山、兴都库什山脉和瓜达尔港连接着路与带。中华文明在历史上的兴衰表明,丝绸之路曾反复多次促进了中华文明的崛起。中国在丝绸之路上的第一次崛起是在汉朝,第二次崛起是在唐朝,第三次崛起是在元朝,第四次崛起是在清朝。每一次的崛起都见证了中国和这个地区发生过的密切互动。

二 “一带一路”与新世界秩序

自第一个伊斯兰帝国倭马亚王朝建立以来,伊斯兰帝国与中华帝国大体上共存了1000多年。但两者都在欧洲帝国的手下衰落。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人和穆斯林在重大历史问题上是能相互理解和彼此体谅的。随着瓜达尔和南亚其他港口的建设,中国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了印度洋上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通过增加中亚的连通性,中国再次表现出其作为一个中亚国家的影响力。“一带一路”倡议的基本原则是融入与包容其他文化和文明。因此,我们需要根据和平共处原则来加强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中国文化允许他人拥有自己的信仰,反对使用武力来干涉他人的文化和政治信仰。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坚持自身发展道路的坚定支持者。中国文化是多元文化主义。文化的多样性同样也已被许多伊斯兰领导人宣称是人类的未来。今天,与伊斯兰国家的关系好像尚未成为中国外交政策的重点。中国需要将伊斯兰世界列入中国外交政策的关键领域。中国应该在结束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和叙利亚等丝绸之路上重要国家的危机中发挥积极主动的议程设置作用,而不是仅仅跟随其他国家的话语处于被动状态。人们预见中国将在未来崛起为全球领导者。但是,如果缺乏对伊斯兰世界的全面了解,中国的崛起很难实现。中国曾在历史上受益于伊斯兰世界的崛起。例如,中国和莫卧儿帝国从来没有发生过战争。在这个意义上,“一带一路”将有助于共同实现伊斯兰梦和中国梦,将天下这些伟大的文明融为一家。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规划、投入和落实,再次表明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的坚定支持者。对于所有伊斯兰世界国家,包括位于“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中国鼓励它们遵循本国自身的发展道路实现经济社会全面进步。这项政策被认为反映了中国的多元文化主义和文化多样性的观念,最近被许多伊斯兰领导人频繁赞赏,称之为能够引领人类未来和谐发展的政策。

中国不是一个西方人定义的民族国家,而是一个胸怀天下的文明国家。她在强大的时期,也从未占领过其他地方,或像欧洲人一样殖民过其他地方。中国文化注重各种文化之间的相互尊重与和谐。正在来临的“一带一路”意味着重新叙事历史和文化,中国有可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建新的文明圈,共同塑造未来世界新秩序。习近平主席将古人的天下理念表达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意味着“一带一路”上文化异质国家能与中华文化构成一个文化共同体,一带一路,天下一家。如孔夫子所言,大道之行,天下为公。譬如天地之无不持载,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

21世纪最为鼓舞人心的故事将会是什么?“一带一路”的梦想和其带来的新型世界秩序将成为最大的故事,而瓜达尔则是“一带一路”上最重要的一个交通枢纽。中国不可能单枪匹马实现“一带一路”倡议,更不用说单独构建一个新型世界秩序。“一带一路”需要一种跨地区、跨国的视角。“一带一路”的目标是构建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追求与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考虑到“一带一路”的规模,我们应该着眼于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共享的价值观,尊重这些国家的文化、宗教、历史与现实。“一带一路”必须放在比任何单个国家的视角更大、更广泛的视野中进行研究和理解。

过去的那个世纪的秩序是威尔逊主义下的美国秩序。美国秩序的核心是美国“优越论”,即美国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美国传教士认为,美国人民是上帝指定的人,负有拯救他人的神命,即向世界输出美国价值和美国制度的使命。美国秩序下的价值观认为,只有民主国家才能成为美国的好伙伴。因此,美国秩序的赞同者认为,美国的干涉主义和扩张主义是正义的,因为那是支持别国搞民主。在别的国家发动民主战争,是美国的道义责任。因此,威尔逊甚至狂妄地在国会说,“唯一的问题是我们是否能够拒绝别人赋予我们的道德责任,我们是拒绝还是接受世界对我们的信心。”简单讲,威尔逊主义就是“己所欲,施予人”,目的是使全世界美国化。

我们应该努力沿着“一带一路”构建一个理想的世界秩序,一个不存在敌意,不再把异见当成异端、异教或“他者”而进行消灭的世界秩序。“一带一路”将建立在一个基于新型世界体系的框架内。伊斯兰教、佛教、儒学和基督教都可以被看作是世界体系的一种形式。在现代,世界体系则表现为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形式,都试图建立一个跨越国界的体系。“一带一路”将构建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体系。孔夫子曰:“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意思就是当大道施行的时候,人们在天下享受共同的繁荣。“辟如天地之无不持载,无不覆帱。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

构建这样一条道路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安全和平、相互信任的世界秩序。这一新型世界秩序不需要统一的文化和统一的信仰。走在这条大道上的所有人不会相互冲突或伤害。这一新型世界秩序就像天地一般包容万物。所有事物互相不怀偏见地共同发展;所有道路平行而不具冲突;各种意识形态与理论体系不相冲突;这是一条所有人共同的道路。简而言之,孔夫子的意思用今天的话就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一带一路”一家人。这就是我们理想的“一带一路”的大道,任何企图破坏这条道路的行为都是自我毁灭,任何针对“一带一路”的敌对性宣传都是自我憎恨。“一带一路”是由全世界共同拥有,且通过共同的道路惠及整个世界。“一带一路”最终将成为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财产,尽管存在着不同的文化、宗教和社会制度。人们可能怀疑“一带一路”真的能带来人类命运共同体或天下大同。孔夫子的核心思想是“仁”。“仁”体现在两个国家之间、两个人之间的基本关系中;“仁”体现在两个国家或两个人和平共处的艺术之中。尽管中国和巴基斯坦在政治制度、宗教信仰、文化及生活方式上存在巨大差异,但中巴两国间的关系非常友好,被中国人称为“巴铁”。中巴友好关系为“一带一路”沿线其他国家在处理国际关系时,树立了最好的榜样。

目前在中国,对伊斯兰世界的认识受西方和夸大其词的媒体的影响很深。例如在俾路支,作为中巴经济走廊的关键地区,一些媒体在报道时,好像这里的人在反对中巴经济走廊,制造出了一种远比现实负面的假象。有些人的现有观念受到了爱德华·沃第尔·萨义德所批评的“东方主义”的影响,即一种对伊斯兰世界的偏见。东方主义认为,伊斯兰文明被全球化边缘化了,且不适合当前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事实上,伊斯兰世界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区更需要新秩序。2002年,伊朗总统呼吁一个新的文明和世界秩序以停止当前各种冲突流血事件。伊斯兰世界是中国崛起并替代旧秩序的最积极的拥护者。那些受媒体影响惧怕“大胡子”的人需要意识到,那些读《可兰经》,遵循伊斯兰教法的人可能比世界上另一些人更亲近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目前包括65个沿线国家,其中33个是伊斯兰国家,我们需要同这些国家结为兄弟姐妹。如果我们犯“东方主义”的错误,“他者化”伊斯兰,我们就会有面临敌对的风险。这样的后果还将损害这一历史性倡议在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上的潜力。

不能忽视伊斯兰世界在加强构建新型世界秩序上的重要性,在新形势下发挥关键作用的中国不能重蹈西方的覆辙,绝不可以将伊斯兰视为他者。把伊斯兰国家“他者化”将损害以“一带一路”历史性倡议的形式来实现亚洲的大团结与经济潜力的大发展。中国很多人受有偏见的媒体的影响,导致了“伊斯兰恐惧症”和对有关恐怖主义的恐惧越来越强烈。这个问题需要通过伊斯兰国家和中国的学者、研究人员、艺术家和媒体人员之间的密切联系,为消除彼此的顾虑,特别是有关伊斯兰教的神话和误解,及关于袭卷许多伊斯兰国家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等方面,定期开展对话。近现代,伊斯兰国家和中国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利益冲突,也没有发生过战争,相反双方传统上都是相互支持与互相受益的。中国历代王朝中崇尚佛教、道教和儒家,但历史上,除了唐朝大将高仙芝率军跟阿拔斯王朝在中亚交战、左宗棠征讨浩罕入侵者阿古柏匪军,中国与历史上奉行伊斯兰教的伊斯兰帝国,如帖木儿帝国、莫卧儿帝国、萨法维王朝、奥斯曼帝国等极少发生过战争。伊斯兰国家并不把成吉思汗的西征看成是中国人对他们的讨伐。在当今时代,中国更没有像盎格鲁撒克逊国家那样出兵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在内的伊斯兰国家。中国历史上曾受益于伊斯兰世界的崛起,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延续了相同的精神,将有助于一起实现伊斯兰梦和中国梦,带来这两大历史和伟大文明间的合作和团结。虽然现在大多数中国人是崇信儒释道的无神论者,但他们珍视伊斯兰教所倡导的和平价值观与和谐精神。因此,这些价值观和精神是彼此间合作的重要基础。这些都是必须着重强调的事实。中国已经作为一个全球领导者而崛起,中国在新型世界秩序中正在担任关键角色。因此,中国必须基于对伊斯兰文化的直接学习与了解来理解伊斯兰世界,而不是通过西方人的报道、文章和影视作品来看伊斯兰世界,甚至站在西方视角把伊斯兰世界视为敌对势力。

2017年5月下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北京峰会刚刚召开后没有几天,有两个中国基督教传教士在中巴经济走廊核心区遭绑架后来被杀害。这件事情发生后,一个学者在中巴两国智库举行的一次圆桌会上说,“俾路支这场血腥事件本质上是一次神教内部的宗教杀戮,是伊斯兰极端主义与基督教极端主义的冲突,与国家无关,与中华文化更无关。也许恐怖分子都不一定知道那两个人是中国人,只知道他俩是基督教传教士。在伊斯兰极端主义者的乌玛里,是没有国家的,被杀者更多地被视为异教符号,而不是国家符号。中国在巴基斯坦有大量的孔子学院,而且很多大学和机构都争着要办孔子学院,除美国等某些西方国家之外,几乎没有伊斯兰国家要关闭孔子学院,更没有攻击孔子学院的。表面上是韩国传教士廉价雇佣13个中国基督徒(3男8女)去中巴经济走廊传教,出钱的金主是西方一个非政府组织。这13个中国基督徒打着去巴基斯坦建设中巴经济走廊的名义,获取商务签证。进入巴基斯坦境内后,躲避巴方提供的警方保护,藏匿在韩国人在奎达的小黑屋里,秘密传教。为了维护绝大多数在巴基斯坦中国人的良好声誉,迄今巴基斯坦政府禁止巴基斯坦媒体披露这两个基督徒的真实身份,以防引起巴基斯坦人民对中国人和中巴经济走廊的严重误解,引发更大的不安全隐患。”另外一个学者亦在圆桌会上指出,“其实这个事件让我想起我刚看的美国人策划的讲阿富汗故事的《追风筝的人》。这部影片和这部小说在中国国内很畅销。看完了《追风筝的人》,才明白一种价值观的巧妙输出。作者借怀有民族歧视观点的将军岳父之口,把写小说和编故事等同起来,似乎是想为自己正名。但这个故事编织得未免太精彩了——共产主义苏联的入侵结束了作者美好的童年,奉行穆斯林固有信仰的神学士们造成了今天的苦难。只有在美国,有所有一切美好的——能够读懂阿米尔的温柔妻子,体面有尊严的生活和在海滩放风筝的自由。作者暗中告诉了我们福山的观点,美国的制度是人类最后的,也是最完美的制度。在友谊、亲情和人性救赎的脉脉温情下,西方文明已然在文明的顶峰上巍巍站立,俯视其他野蛮文明,好不壮观。”

有鉴于此,中国学者和媒体应该同伊斯兰国家的学者和记者展开深入讨论,了解伊斯兰文化的深层次问题。伊斯兰国家的智库和学者同样有责任让中国学者明白,伊斯兰,本意为和平,意为促进世界和平。“和谐”的核心来源于接受差异并基于差异进行沟通。“一带一路”的基本原则是融入和包容其他文化与文明,而不是强迫它们变得和自己一样。和谐是团结和多样性的结合,而非强求统一性。中国和伊斯兰世界需要根据这样的原则,营造一个相互尊重的环境。我们需要通过寻找共同的利益并在此基础上相互交流,为建立相互间的联系共同努力。在伊斯兰世界和“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的特殊背景下,随着南亚港口的建设,中国已经扩大了在印度洋的影响力;通过加强中亚和太平洋地区的连通性,中国同样在中亚国家和太平洋地区扩大了其影响力。越来越重要的是,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的发展,各国文化也得到了发展,增强了我们所共同享有的价值观、文化观,并赋予人们对自身发展模式的选择权。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十多次沿着古丝绸之路考察犍陀罗佛教艺术。犍陀罗艺术对中国的艺术和文化,特别是对东亚的佛教艺术和文化具有巨大的影响。根据欧洲考古学家的研究,犍陀罗艺术是由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2000年前带到中亚和南亚的。这是西方人最引以为自豪的欧洲故事,东亚最伟大的佛教艺术起源于地中海,证明地中海是名副其实的地球文明的中心和摇篮。“瓜达尔”在俾路支语的意思是“风之门”,而今天瓜达尔港作为通向地中海和欧洲的门户,将成为“一带一路”中一股清新的东风,从东向西促进新的文明建设。巴基斯坦穆沙希徳参议员说,如果过去的世界秩序属于G20,属于20国集团,未来的秩序将属于G21,属于21世纪集团,那是一个属于全世界各国人民的新秩序。

(编辑:燕霞)

[作者简介] 李希光: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文化软实力研究协同创新中心领军人,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巴基斯坦文化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媒介素养与文明对话教席负责人。

 
版权所有: 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
邮编:410082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麓山南路2号湖南大学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
电话:++86 0731 88823372传真++86 0731 88823372邮箱:zgwhrsl@126.com